【一切文章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】安静的小写手,文笔一般作品很杂,唯一的优点大概是脑洞清奇XD

【锦玉】《思之如狂》

二十六、


原本是应该在魔界多待几日恢复灵力的,可润玉担心锦觅修为不够待在魔界损害仙体,于是执意要启程回天界。


“小鱼仙倌,我真的没事的。”锦觅将魔医熬好的汤药放下,叹了口气。她是来给润玉喂药的,结果还没喂到半碗,就又听他说起了这件事。“你看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,还能照顾你呢!”小葡萄精一本正经。


“觅儿,”润玉笑笑,用完好的左手抚上她的脸颊,眼神温柔沉醉,“我心中有件放不下的事情,一定要回到天界才能完成,觅儿愿意陪我吗?”


锦觅素来信任他的话,思考了一瞬,很认真的点点头:“嗯,那我陪着你回去。”


润玉失笑...

【锦玉】《思之如狂》

二十五、


一片虚无狼藉的芥子空间中,润玉身上的衣衫破烂,被鲜血硬生生染成大红色,昏睡在锦觅怀中。锦觅一身黑衣蓝裙也几乎被血浸透了,小脸上也带着血点,可怜兮兮的。


润玉睡在她的怀中,她的头也轻轻靠在润玉的肩膀处,远远看去,二人像是互相依偎在一起,若忽略眼前的血腥场面,竟还显得有些温情。


旭凤与鎏英强行用辟天镜破开空间之时,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幅画面。


“兄长!锦觅!”旭凤见他二人皆没了声音,吓得差点破音,还是被稍微冷静些的鎏英拉住提醒,才缓过神来——是了,润玉乃是上神,锦觅勉强也算是仙体,若是身死神灭哪还会有躯体可以互相依偎。...

【锦玉】《思之如狂》

二十四、


这一小处芥子空间中毫无任何存在,乃是一片虚无。


润玉一进入便施法让锦觅昏睡过去,放在远处,在她周身布下结界。穷奇受的伤没有他们想象中重,如今他必须全神贯注地战斗。


“旭凤,节省灵力,一击必杀。”润玉唤出冰凌剑,将自身灵力注入其中,眼神中溢满杀气,锋利无比,“鎏英,以魔骨鞭牵制它,你配合我。”


鎏英自知自己战力在三人中当属最弱,点点头,以魔骨鞭之灵巧配合润玉的攻势,一时间牵制住了穷奇的攻击,令之无法再腾出手来攻击旭凤。


“现在!”润玉大喝一声,剑中灵力暴涨,飞身而上,剑身直直刺入穷奇后心,穷奇因剧...

【锦玉】《思之如狂》

二十三、


第二日鎏英就拿来了辟天镜——此物乃是上古大神盘古开天辟地所用的战斧碎片之一所炼化,拥有暂时划开空间的能力。


“如今有了宝物,又该如何引穷奇入境呢,”旭凤有些发愁。


“穷奇身受重伤,若我们三人合力,必定能将其压制,他只能逃窜,”润玉道,“那时他别无选择,只是要小心,若穷奇自知无望,生了同归于尽之心,我们都难以脱身。”


“大殿说的是。”鎏英点点头,强压下心中的情绪,正色道:“辟天镜一日只能开启一次,入口会在一个时辰内关上,我们要把握好时间。”


三人商议着一同去探寻穷奇的藏身之处,再设计将其引出。锦觅...

【锦玉】《思之如狂》

二十二、


“出来吧。”看着鎏英失魂落魄的身影远去,润玉反手将铜牌收起来,声音淡淡的:“奇鸢。”


一道黑色的身影在他身后出现,声音有些嘶哑:“牌子给我。”


润玉知道,那是他在压制身体里的尸解天蚕。曾经自己在藏书阁度过的日日夜夜里,对这个狠毒的蛊术也算有了些了解。


“我知道尸解天蚕的解法,”润玉慢悠悠的,又将那块牌子拿出来,放在手上。“鎏英公主也算是友人,告诉你也无妨,只是这块铜牌,你可想好了要接?”


“与大殿下何干。”奇鸢的声音冰冷。


“鎏英公主真心实意,不过是不愿看到她满腔真情付诸东流罢...

【锦玉】《思之如狂》

二十一、


三人商量完了对策,鎏英向润玉旭凤告别,准备回府中去取父王的宝器。此时已是深夜了。


鎏英走下楼梯,见小小的魇兽正趴在地上睡觉,时不时打个嗝,便有蓝色的黄色的梦珠飘出来,十分可爱。心下一时也起了逗弄的心思,走上前去,正想要吓它一下,忽然又见那蓝色梦珠缓缓扩大,里面浮现出一个黑色的身影来……


啪——!魔骨鞭落地。


“是他……是他……这是谁的梦?这是谁的梦?是谁见过他,是谁见过暮辞!!”鎏英管不得夜深人静,更顾不得会被旁人听见,她只是想着,这是暮辞,这是暮辞……


魇兽,对,魇兽食人梦境,定然能知道这是谁...

1 / 22

© 委尘 | Powered by LOFTER